后宫三千不如她app

看到柴叔的背影,朱儿不由得扑哧一笑。..cop> “姑娘,您可是真不给柴叔留面子。”

“我心情不好,还给人家留面子?不抽人家面子就已经很不错了。”云迟继续在园子里慢吞吞地走着。

朱儿呃了一下,问道:“姑娘怎么心情不好了?是出了何事?”

云迟叹了口气,抬头望了一眼月亮,又叹了一口气,幽幽地道:“明月方知我的苦啊。”

朱儿:“”

当真有苦?

明明之前吃饭的时候还吃得眉开眼笑的啊,再说,木野还跟她说姑娘这一回找齐了自己本来就要找的东西,心情大好呢。

怎么突然就心里苦了?

莫非是下午与王爷关在房里两个时辰时,被王爷欺负狠了?

想到了什么,朱儿的脸一红,没敢再问下去。

她们慢吞吞地走着,也没怎么看路,等看到前面一座屋子大门透出大片灯光来时,朱儿才咦了一声。

“这就是清岚厅啊。”

高马尾甜美清纯森女系列高清写真

门上门匾写着清岚厅三个大字。

她们怎么正好走到这儿来了?

“卢婉儿她爹就在这里等着裴青?”云迟挑了挑眉。

“方才柴叔是这么说的。”

“那咱们就在这儿候着,等着咱们公子过来跟他说完一起回去吧。”

云迟说着,四处望了望,想找个地方坐着了。

裴家别院还是很大的,走了这么一段她累了,决定等会儿让晋苍陵背着她回去,作为自己下午喂了他半天的酬劳。

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答应。

“什么人?”

一声大喝从厅里传来。

紧接着,一人出了厅门,朝她们望了过来。

灯光微照,只见前面两名女子正盈盈站着。

卢老爷的目光一下子就被右边那女子吸引住了。

虽是纤细的身段,但是,那曲线在光线下就是显得特别迷人,玲珑有致,蜂腰纤纤,亭亭玉立。

那是一看到就能勾起男人的某种**的身段。

再看她的脸

虽蒙着面纱,但是依稀却能看出来脸部的轮廓,还有那双眼睛

那双眼睛

波光潋滟,明艳照人。

有这样一双眼睛,面容该得有多美?

卢老爷一看到就失了神,下意识地指了她道:“那女子,把面纱摘下来。”

云迟:“”

朱儿:“”

“朱儿,这猪头是谁啊?竟然能说人话,真厉害。”云迟笑着拍起手来。

卢老爷一听她声音也是清丽无比,心里更是痒痒,“大胆,你们是这别院的丫鬟吧?本老爷说的话没听到吗?”

事实上他也已经大致猜出了云迟的身份,但是心里却有些故意地想装作不知道,看看能不能先占些便宜再说。..cop> 婉儿果然没有说错,这女人还没露脸呢,就已经让他觉得十分美貌了,而且看着身段也是勾魂无比,怪不得能把裴青迷得让她都住进他的寝室去了。

他现在更想知道此女的容貌如何了。

好在刚才他的主意没错。

今天晚上他送亲生女儿上了裴青的床,那么,裴青把他的宠姬送来陪他一晚也是合情合理的,公平嘛。

“老爷?我记得这裴家别院里只有公子,没有老爷啊。难道是裴家来人了?”云迟看着朱儿问道。

见她装疯扮傻当作不认识卢老爷,朱儿也相当配合。

“喂,那猪头,你是裴家的哪个?”

卢老爷见一个丫鬟也敢开口闭口喊自己猪头,心里已经是气得火气都冒了起来。

他阴测测地道:“这个丫鬟长得也相当不错,等会儿就赏你了,免得本老爷我抱着美娇娘在**时你在旁边守得冒火。”

站在他后面阴影里的黑衣男人气息就有点重了,那双眼睛立即就盯住了朱儿。

朱儿也立即就察觉到了这么一道视线。

刚才卢老爷的那句话是压得极低说的,她没有听到,但是,卢老爷背后的人却给了她一种极为不舒服的感觉。

“姑娘,这卢老爷身边只怕有高手。”

她也压低了声音对云迟说道。

云迟嘴角一勾。

“说得我们就不是高手似的。不过朱儿啊,咱们是女子,有些事情还是让男人来做吧,我们就看戏好了。”

“是,姑娘。”

卢老爷朝她们走了过来。

越是离得近,就越能看出这蒙面女子的美貌。

近了还能看到她额头洁白细腻,那么,脸颊一定也是如此。

他心里有些按捺不住地朝云迟脸上伸出手来。

“你若是不想摘面纱,本老爷亲自替你摘。”

云迟在他的手伸过来时就已经拉着朱儿退了几步。

她轻笑一声:“我劝你还是珍惜你的手为好,四肢长齐了那是一种福份,你可不要不珍惜这种福份啊。”

“你在胡说些什么?”

“我说,既然你来了,不如把你女儿欠下的债给还了吧?以后也不用我再费心思去讨。”

云迟说道。开玩笑,她被某王爷抓回来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这十万两的药材,怎么能不讨呢?

“你知道我是谁?”卢老爷的嘴角一扯。

“不就是卢婉儿的爹吗?我啊,是裴公子心爱的女人呢,你也可以喊我一声裴少夫人什么的。”云迟漫不经心地说道。

卢老爷被她的话简直惊到了。

愣了好一回,他才有些气急败坏地道:“这世上还有你这般无耻的女人?一个风尘女子,竟然敢说自己是裴少夫人?你把真正的裴少夫人置于何地?”

“没置于何地啊,反正有我在,裴公子心里就没有她的地。”云迟轻叹了口气道:“不过,这也没办法。”

既然裴青现在是晋苍陵,那么晋苍陵和裴青就该都是她的男人,别的女人没有机会了。

“无耻,真正无耻!”

卢老爷还真的没有听过这么厚脸皮的话,被气了个倒合。

现在他倒是知道婉儿为什么总被气哭了。

遇到这么个没脸没皮什么话都敢说的,婉儿那种富家千金怎么可能是对手?

“你一个风尘女子,竟然还敢妄想要坐正裴青房里的位置,哈哈,真是可笑之至。”卢老爷说着,一挥手道:“给本老爷把她的面纱摘下来!”

他还真的非要看清这女人的样子不可!

在他背后,一道身影闪电般地掠了出来,一爪子就朝云迟的脸上抓了过来。

但是,手未到,一小团粉末已经先飞向了云迟和朱儿。

About the Author

Related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