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oyutv最新地址

神魔战场某处。

封岩从一具骸骨上取下了一枚戒指,看到北方紫色的光芒,嘴角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弧度。

天白帝国的武者离开的方向是东方,而他们天圣帝国的武者,则是北方。

各国法阵不同,持有的神魔令,亦是截然不同。

如果在神魔战场上交换了神魔令,离开的时候,则会返回到其他的国家。

“是时候离开了。”

封岩纵身一跃,从深渊之中跳了出来,上面的蓝盈盈和黄胖子已经等候多时了。

“封少!”

二人看到封岩出来,皆是松了一口气。

葬魔渊危机重重,即便是以封岩的实力,恐怕也是险死还生。

“好了,时间刚刚好!”

封岩淡淡一笑,目光却不由地看向了东方,喃喃自语道:“凌峰……这次神魔战场之行,倒是认识了不少有趣的人物。凌兄,希望将来还有再见的机会,或许,会在圣地吧。”

馋嘴少女清新诱人

在东方金色光束和北方紫色光束升起的同时,南方青色光束,西方红色光束,也接连升起,四大帝国的天才,都连忙取出自己的神魔令,火速撤离。

否则,若是没能赶上,就要被困在神魔战场五十年,当神魔战场的位面回归无尽虚空之中,此处充斥的时空潮汐,会将任何生灵,彻底消灭。

只有那些不死生灵,才能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。

……

“回来了!还好回来了!”

“回来就好啊!”

“……”

一道道身影从秘境之门中飞出,各宗各派的长老们看到自己门下的天才返回,皆是松了一口气。

虽然神魔战场蕴含着巨大的机缘,但同样也存在着巨大的危险,能够活着回来,将来必定都可以有一番成就。

凌峰几人也随着人潮一起走出了秘境之门,远远地,就看到文庭光和岳仲廉都等在法坛之外。

“哈哈,那小子和岚丫头一起出来了。”文庭光咧嘴大笑起来,一捋长须道:“宗主,看样子岚丫头在里面受到了那小子不少关照。”

“嗯。”看到凌峰和岳云岚并肩走出秘境之门,他心中也能猜出个大概。

以凌峰的实力和人品,自然会照顾自己的女儿,只是,此行强者众多,四大帝国天才齐出,如晏惊鸿这样的高手也不在少数,若是齐齐赶往上古皇极门遗迹的话,凌峰他们,恐怕占不到什么便宜。

不过,能够活着回来,就够了。

这位岳宗主哪里猜得到,凌峰不仅占到了便宜,而且还是这次神魔战场之行,最大的受益者!

“小姐!你终于回来了!”

巧巧看到岳云岚一出来,立刻就冲了上去,这两个女人,虽然名为主仆,不过却情同姐妹,一直都是形影不离,岳云岚离开的十天,巧巧简直就是度日如年。

“你这丫头。”岳云岚摇头笑了笑,拉着巧巧走到父亲面前,盈盈一礼,柔声道:“父亲,文伯伯。”

“丫头,没受什么伤吧?”文庭光咧嘴笑道。

“有凌公子……”岳云岚咬了咬银牙,“还有大家一起,所以并没有遇到什么太大的危险。”

“凌峰小友,这次又麻烦你照顾小女了。”岳仲廉朝凌峰拱手一礼道。

“宗主大人客气了,岳小姐也帮了我们不少。”

凌峰洒然一笑,忽然发现后面有一道冰冷的目光,死死盯住了自己。

不用回头,凌峰也知道,那道目光,必定是晏惊鸿那家伙所发出来的。

晏惊鸿一看到凌峰,就郁闷的几乎想要吐血。

在神魔战场的时间,每一天都无比宝贵,而因为那该死的藏经阁法阵,足足困了他三天三夜!

等他和慕容武之流联手一起攻破了法阵,十天时间已至!

可以说,他进入神魔战场一趟,除了采集到了一些灵草和在天丹阁废墟里面捡到了一点点丹药只要,几乎一无所获!

还是最后关头,这家伙气不打一处来,杀了几个武者泄愤,夺了他们的纳灵戒,才捡回来基本藏经阁下面两层的秘籍,虽然肯定比不上第三层的秘籍,但也聊胜于无了。

自从他出生以来,无论何时何地,都是顺风顺水,气运加身,可是唯独这一次,原本他还指望着可以得到一场大机缘,更上一层,结果这宝贵的机会,就这么白白浪费了!

不过,他并不打算就这样放弃,不管凌峰是否得到了金光旋涡里面的那件宝物,但是从藏经阁第三层夺走的那些秘籍,他一定会让凌峰怎么拿的,就怎么吐出来!

当然,不是现在!

当着苍穹派宗主岳仲廉的面,他还没有狂妄到这个地步。

“哼哼!”

凌峰冷笑一声,没有理会晏惊鸿那吃人般的目光,这家伙早就与自己不死不休了,而这个一直以来高高在上,对自己不屑一顾的家伙,现在已经可以被自己激怒,也就证明,他已经无法再和以前一样,忽视自己了。

“小子,给我等着!”

晏惊鸿捏了捏拳头,大袖一甩,直接离开了苍穹山。

“看样子,晏家的那个小子似乎对你深恶痛绝啊。”文庭光眼皮微微一跳,尽管晏惊鸿的杀气并不是对他所发,但是文庭光依旧感觉到了那股冰冷的寒意,连他都有些不寒而栗。

“无所谓。”凌峰耸了耸肩,不屑一顾道。

岳云岚抿嘴轻笑一声,笑眯眯道:“文伯伯,你恐怕不知道,凌公子在那晏惊鸿的眼皮子底下把皇极门的藏经阁给搬空了,那个家伙不恨死了凌公子才怪呢。”

“哦?还有此事?”文庭光瞳孔猛地一缩,就连岳仲廉也有些不可思议的看了凌峰一眼。

晏惊鸿有多妖孽,他心中十分清楚,凌峰居然能够在晏惊鸿手底下抢走好处,这小子,果然不简单呐!

“嗯。”岳云岚咯咯笑了笑,倒也没有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把所有事情说出来。

该保密的,自然还得保密。

“岳宗主,文老哥,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,就不多久留了。”凌峰朝岳仲廉等人拱手一礼,便直接告辞离开。

返回外界之后,凌峰就一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感觉那头贱驴恐怕要闯大祸。

再联想到自己离开的时候,那贱驴口口声声答应绝不惹事,答应的太干脆了!

凌峰越想越不对劲,这家伙,肯定得给自己捅个大篓子出来!

无论如何,先找到这家伙再说吧。

待凌峰离开以后,岳仲廉才看向自己的女儿,淡淡道:“岚儿,把这次在神魔战场的经过,详细的告诉为父一遍,还有其他帝国出现了哪些天才,也和为父说说吧。”

“嗯嗯。”岳云岚点了点头,父女二人,腾风而起,边走边说。

About the Author

Related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