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宝官网下app载

数千人都露出了锋芒之意,他们都紧绷着身子,只要顾恒生敢转身离开,他们会在顷刻间出手,将顾恒生留在此地。

“大道宝药只有一株,你们一群人在这儿待了这么久,都没有人来取。既然如此,我为什么不能够取呢?”

面对数千道凌厉的目光,顾恒生丝毫不惧,风轻云淡。

可笑,谁敢不要命的做出头鸟?

众人心里鄙夷,他们谁都想将大道宝药据为己有,可是却又担心没有这个命来使用。

因而,众人都处于了僵持的状态。

“将大道宝药交出来。”

妖狐族的千面公子登上云霄,同顾恒生遥遥相视,冷语道。

“大道宝药只有一株,这儿人这么多,交给谁才好呢?”

顾恒生反问道。

消失了多年的极致道鼎,为什么会落入了此人的手里?

这个问题,在很多人的心里萦绕着,他们想不通。

青春的记忆

而且,极致道鼎,哪怕是大能都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才能够摧动,此人是怎么做到的?

“这株大道宝药共有五瓣,咱们可以分成五份,虽然会损失掉一些药力,但却是目前最好的分配方式。在场中,只有最强的五人,才能够拥有一瓣大道宝药。”

妖狐族的千面公子眯了眯双眼,想出了一个自以为不错的方法。

大道宝药分成五份,每个人都会承受一些压力,但绝对比一株完整的宝药所要面临的危险要小。

并且,分成五份的话,千面公子自认为也可以占上一份。

“我同意。”

有天骄思量了片刻,扬声道。

“我也认同。”

“这个确实可以,将宝药分成五份,各凭实力。”

一些自认为实力不俗的天骄妖孽,纷纷表态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突然,顾恒生的一阵大笑,引起了所有人的关注。

“你们还真是可笑。”顾恒生仰头大笑道:“现在大道宝药在我的手里,便是我的东西,你们居然在这里讨论拿我的东西分出去,你们的脑子,是不是都被驴给踢了?”

轰!

此言一出,惊天动地。

“我只是问一下你们要给谁,又不是真的打算拿出来,你们这么激动表态做甚。因为你们,都太弱了,还不配。”

紧接着,未等众人发怒,顾恒生的这句话彻底掀起了一股巨大的风暴。

你们,太弱了,还不配。

这句话,久久的在虚空中回荡着,难以散去。

人群中,苏凝忆和寒心雪等五人皆愣然,他们终于知道顾恒生想要做什么了,内心惊呼:“队长,是不是疯了!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妖狐族的千面公子面色铁青,他被顾恒生给耍了,怒火慢慢的涌上心头。

“我说,你们都太弱了,没有资格和我谈论大道宝药的分配。”

顾恒生将血霄剑拔出,横在腰间,对着千面公子和在场数千天骄,冷峻而道。

哗——

场一片寂静。

紧接着,众天骄都爆发出汹涌的气势,眼神中荡漾着森寒之意。

“放肆!竟然口出狂言!”

“你当真以为自己是人族妖孽,就能够和我等百族天骄为敌吗?”

“妄想一人吞下整株大道宝药,你以为自己是当世大帝吗?即便你能够暂时据为己有,可是一旦走出了上古战场,你估计连这条命都保不住。”

一道道声音自人群中传出,乱哄哄的。

每个人都紧盯着顾恒生,剑拔弩张,杀意漫漫。

顾恒生心中讥笑,他若是走出了上古战场,也许百族势力都会因为这一株大道宝药而疯动,普通人别说护住宝药了,估计连命都保不住。

不过,顾恒生的背后,可是整座浮生墓!

当世敢和浮生墓扳手腕的势力,一只手都数的过来。而这些站在云巅的势力,会为了一株大道宝药而和浮生墓开战吗?

“你们看看自己的模样,除了在这里狂叫以外,还有什么出息?”

“百族天骄,不过一个笑话罢了。”

“只有弱者,才会思前顾后,喋喋不休。”

顾恒生执剑立于云霄中,俯瞰着下方的数千天骄,扬声而道:“放眼百族天骄,谁敢一战?”

轰隆!

这一刻,东方极地都颤动起来了。

晴天霹雳,惊现滚滚雷海,天穹似乎都因而颤栗了。

“自寻死路。”

妖狐族的千面公子忍无可忍,直接显现出了八尾白狐真身。

千面公子化出真身,身高百米,一口血色的獠牙朝着顾恒生撕咬而来。他运转着杀伐神通,獠牙爆发出滔天神势,封锁了顾恒生四周的虚空。

“八尾妖狐身,有点儿不凡。”

顾恒生眯着双眼,淡淡一语,利剑挥斩而落。

妖狐一族,出生之时便已决定了其天资和成就。一尾最差,九尾便为妖孽。而千面公子的真身乃是八尾,想必在其族中的地位不低,算得上一尊顶尖天骄了。

咻!

顾恒生一剑挥出,小成不朽的剑意粉碎了千面公子的杀伐神通,砍在了他的血森獠牙上。

咚隆!

千面公子的獠牙直接被斩断了一截,让他倍感耻辱。

“死!”

千面公子的银白色尾巴化为了锋利的巨柱,朝着顾恒生的头顶砸落。

嘭……嘭……嘭

顾恒生早已运转着观天瞳,未等千面公子的尾巴砸落下来,他就提前闪躲过去,毫发无损。

顾恒生执着血霄剑,再出一剑,斩向了千面公子的巨大狐身。

千面公子速度极快,想要躲避掉顾恒生的这一剑。

但是,这一剑很快,千面公子的真身又如此庞大,根本没法儿完躲开。

“嘭”的一声巨响,千面公子的真身便被砍出了一道口子,鲜血淋淋。

“我要你的命。”

千面公子看了一眼自己的伤口,双眸泛红,大吼一声。

“这一剑,唤名血澜斩。”

顾恒生很久都没有动用这一剑了,因为随着顾恒生的实力提升,没有太大的作用,普普通通。

不过,蕴含了不朽剑意的血澜斩,顾恒生还是第一次施展出来。

次啦!

剑出惊世,乱了天地之色。

东方极地,陡然间被一片血色充斥了,空气中都在一瞬间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。

About the Author

Related Posts